重慶永川水產網 重慶市永川區豐祥漁業有限公司 歡迎您的光臨!

重慶永川水產網 重慶永川豐祥漁業

     服15123335478(步)

永川水花魚淘寶網店
市場在變,誠信永遠不變!
關于我們
重慶市永川區豐祥漁業有限公司歡迎您的光臨
工商注冊號:500383008363506
統一信用代碼:91500118MA5U3NT82D
經營范圍:水產品、魚苗養殖銷售;漁具、飼料銷售;漁業科技開發、水產養殖技術推廣咨詢服務。

網址:www.vqubsof0.icu
聯系我們
聯系人:劉女士
手機:15123335478(微信同步、請先微信聯系)
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QQ:2653999313
淘寶:yc638
地址:重慶市永川區衛星湖街道寒婆溝

工業圍剿下,“末代”漁民何去何從?連番向上反映情況,反被威脅要拆掉育苗場!

發表時間:2019/1/16 23:14:17  來源:澎湃新聞  瀏覽次數:621  
字體大小: 【小】 【中】 【大】

“東南沿海工業數十年擴張,甚至“向海要地”,人地關系緊張,漁業捕撈戶、水產養殖戶等漁民的生存空間,日漸狹窄。一座座工業園拔地而起,尤其是化工廠等帶來的大氣、水源等嚴重污染問題,改變了漁村的自然生態,加速了漁業的衰竭

漁生難續:工業圍剿下,“末代”漁民何去何從?

2018年11月13日,福建泉州市泉港區柯厝村,兩個老婦人在一小塊田地里種植紅薯。不遠處,熱電公司的兩根煙囪噴吐出白氣。

“靠山吃山,靠海吃海”,漁業在中國有著悠久的歷史。全球每四個漁民中,就有一個來自中國。中國同時也是全球最大的水產品消費國、出口國。

隨著中國城鎮化加速推進,東南沿海工業數十年擴張,漁業捕撈戶、水產養殖戶等漁民的生存空間被擠占。同時,工廠帶來的污染,改變了漁村的自然生態,加速了漁業的衰竭。在各地不同程度工業發展的“圍剿”下,傳統漁業如何轉型,“末代”漁民何去何從?

?被驚醒的漁村

2018年11月4日晚,湄洲灣南岸,福建泉州市泉港區南浦鎮,近海魚排上,人們剛結束白日的勞作,相距不過200米的東港石化碼頭,仍在加班加點地運轉。

凌晨一點,福建省東港石油化工實業有限公司進行油品裝卸時,發生事故,造成6.97噸化學品碳九(C9)泄漏。凌晨3點左右,尚在睡夢中的漁民,被惡臭嗆醒,發現支撐魚排的泡沫被污染物溶解,漸漸下沉。

事發一周后,不少漁民舍不得自家的魚,強忍著身體不適,守著魚排搶修。而魚排內的油污久久不散,不計其數的魚苗,活活被毒死。一個魚排虧損幾十萬元,預計每戶漁民的損失,多的可達上百萬元。

自1989年以來,福建煉油化工有限公司(下稱福建煉化)落戶泉港,這片世代以漁為生的土地,開始向著千萬噸級石化產業基地邁進。20年過去,石化工業蓬勃發展,煙囪、儲罐、運輸管道如鋼筋森林,將漁村團團“圍住”。

與化工為鄰,空氣越來越渾濁,魚苗成活率大幅下降,漁民們多有抱怨,對慢性中毒心存恐懼,又無可奈何。由于取證困難等原因,當地居民的舉報投訴,監管部門甚少作出回應。

搬遷,似乎是解決矛盾的惟一方法。早在2016年11月,泉港即規劃了“廠村分離”,推進石化工業區安全控制區搬遷工作,主要涉及3個鎮17個行政村,約5.27萬人。如今不靠海的村子大多人去樓空。而漁民們仍在掙扎,遠離海岸線意味著放棄賴以為生的家業。

漁生難續:工業圍剿下,“末代”漁民何去何從?

泉港區石厝村的幾百畝耕地從去年開始被征用來建設泉港石化園區,仍有村民在工地旁耕種、放牛,村民表示當時并未看到征地的批文。

漁生難續:工業圍剿下,“末代”漁民何去何從?

泉港區上西村六隊被征用的林地上,施工正在進行,但村民對于在建的項目一無所知。

漁生難續:工業圍剿下,“末代”漁民何去何從?

由于填海建廠,柯厝原來的海岸線向前推了近500米,這里曾經是優良的避風港,一次可停靠上百艘漁船,后來柯厝背后的山被移平建了火電廠,四周也被建材廠、化工廠、瀝青廠圍繞。

漁生難續:工業圍剿下,“末代”漁民何去何從?

2018年11月11日,福建泉港區肖厝村外海面,政府組織大批村民清理岸邊沾滿碳九的垃圾,不遠處就是東港石化碼頭的管道。

?向海要地

漁生難續:工業圍剿下,“末代”漁民何去何從?

樂清翁垟鎮山環村,進行中的“樂海圍墾”工程,海涂被旁邊小山的沙泥填滿,這種高效的“移山填海”為樂清提供大片可供開發的土地,卻犧牲了這邊原本發達的貝類養殖業。

工業園被漁民視作眼中釘,除了用地之爭,還有生態隱患。“電鍍廠建起來后,很多野生的海洋生物消失了。以前,潮水退去,可以抓捕魚蝦,后來都沒了。”養殖戶吳立定回憶——他是當地的貝類育苗專家。吳家祖代都是“在海里賺錢的”“三代在海涂”。這些年坐在家里,南風一吹來,吳立定根本不敢開窗,都是工業廢氣的味道。

三嶼村共有貝類育苗企業33家,據當地人描述,總產值每年可達1億元。近期,吳立定帶著三嶼村村民聯系了環保組織,代為發起環境公益訴訟。矛盾源起,工業區擴張,帶來更多的污水處理需求,為節省輸送成本等,2016年樂清市政府規劃在村內新建污水處理廠。污水廠建成后,除接納城市生活污水,每天還要接納0.6萬立方米電鍍廢水,以及1萬立方米工業廢水。村委會發起過調研,全村700戶人家,3000多人口,超過九成反對污水處理廠落戶。

令村民們憤怒的是,環評報告仍存爭議、疑似未批先建。從開建到現在,污水處理廠已初具雛形,卻未曾征詢過村集體的意見。他們連番向上反映情況,反被威脅要拆掉育苗場。

漁生難續:工業圍剿下,“末代”漁民何去何從?

12月5日,浙江省樂清市樂海圍墾區,海堤外是一片片貝類養殖灘涂,海堤內是樓房幢幢與被棄置的圍塘。作為浙江三大貝類的養殖和育苗基地,樂清灣仍逃不過被工業“圍剿”的命運。

漁生難續:工業圍剿下,“末代”漁民何去何從?

12月5日,浙江省樂清市海邊的灘涂上,漁民仍用古老的工具養殖貝類。

漁生難續:工業圍剿下,“末代”漁民何去何從?

2018年12月6日,浙江樂清市翁垟鎮三鹽村,養殖泥蚶的圍塘里,63歲的漁民湯立榮正在勞作。1984年,響應國家號召,村里將灘涂開發為曬鹽池,后來因為本地鹽缺碘,又改作水產養殖。近幾年,工業園區擴建,步步緊逼,養殖戶為求生存,不斷向海洋要地。

?從魚蝦滿艙到化工危城

漁生難續:工業圍剿下,“末代”漁民何去何從?

2018年12月13日,江蘇鹽城市陳家港鎮莽牛新居旁的曬鹽池,仍有大量未被清理的工業廢水。自2018年4月,蘇北化工園區迎來“史上最嚴的環保風暴”,大部分工廠停工至今,肉眼可見,這里的河道和空氣恢復了正常,但被棄置的廢水,被破壞的生態,卻難以在短期內得到有效治理。

去年春夏,一場“史上最嚴”環保風暴席卷了黃海之濱。數百家企業全面停產整頓,挖暗管、查危廢。

江蘇省雖是魚米之鄉,自古富庶,但蘇北地區向來是經濟洼地。2003年前后,三家化工園區陸續開工建設,以農藥、醫藥、染料等行業為主,承接從蘇南、浙江等地搬遷而來的高污染化工企業。

連云港燕尾港鎮臨港產業園的海鮮遠近聞名,當地人傳言,過去有日韓游客乘坐輪船至公海,再“偷渡”到此,只為嘗鮮。

“450馬力的船,開11個小時才能打到魚了,以前不過1小時。”一位漁船主說,去年下半年都是虧本的。2017年出口過一批毛蛤到韓國,結果煮出來的水被染紅了,疑似被污染,遭到退貨。

化工廠扎根十幾年,加速了漁業成為虧本的營生,不少漁民不得不賣掉漁船,四處打零工謀生。

臨近的連云港化工產業園也十分冷清。村民秦洪寶和老伴住在化工區的對面,不過400米的距離。他今年61歲,曾從事漁業20多年。工業園建起,八畝良田也被征去,秦家幾近斷了收入來源。

“以前這里的天,飄著的不是云,是氣,鋪天蓋地的。”秦洪寶曾為園區管理水閥七年,污水來了,他便打開閥口放水,任污水在上游中和一下,再順流而下,沖向大海。2015年前開閘頻率最高,“白天沖、夜里也沖”“河都是臭的,紅的、黑的”。

環保風暴刮過化工園,2018年下半年后,空氣中刺鼻的味道,終于減輕,河面上也不再五彩斑斕。可漁民們對未來,已經沒了耐性,失了信心。

漁生難續:工業圍剿下,“末代”漁民何去何從?

12月14日,江蘇連云港市灌云縣燕尾港碼頭,滿載毛蛤而歸的漁船在港口卸貨。燕尾港是灌云縣惟一的臨海城鎮,曾世代以捕魚為生。因過度捕撈和化工污染,近海無魚,漁民被迫向更遠的海域“討生活”。

漁生難續:工業圍剿下,“末代”漁民何去何從?

12月14日,江蘇連云港市灌云縣燕尾港鎮,靠海有一大片螃蟹養殖場,臨近的工業園已停產了大半年,這里的水質,逐漸恢復了原來的清澈。

?消失的長江漁民

漁生難續:工業圍剿下,“末代”漁民何去何從?

2018年12月10日,長江口電廠外的水域,由于水溫較高,水面升起騰騰熱氣。

江蘇太倉,600年前鄭和七下西洋起錨之地,其境內位于長江入海口的瀏河,曾因污染之名屢次出現在報道中。2000年前后,工廠如雨后春筍般冒出。

“過去污染嚴重時,新漁網下去就破了,撈起來滿滿的垃圾。”當地人傳言,2000年到2010年間,瀏河口漁村的癌癥病人逐漸增多,“吃污染水死了”。

漁生難續:工業圍剿下,“末代”漁民何去何從?

12月9日,江蘇省太倉市浮橋鎮,2012年“上岸”的漁民陳家友,回到了從前漁船停靠的七丫港。當時,他在岸邊栽了幾棵樹,用以栓船,又鋪上了石子,形如私家小花園。而現在,這個生活了近20年的地方,雜草叢生。

漁生難續:工業圍剿下,“末代”漁民何去何從?

陳家友家里電視機上方放著一艘船模型,這是他帶家人到鄭和公園玩的時候買的,這個公園曾是六百年前鄭和七下西洋的起錨地。

1993年,18歲的陳家友隨父母和另外五家人組團,從江蘇淮安洪澤湖“下江南”。他們聽老鄉說,長江口水草豐美,漁獲量高,“魚能賣個好價錢”。

明珠花園內,安置了2012年前后被政府安排上岸的多戶老漁民。30年前,他們劃著小漿,從老家洪澤湖經京杭大運河順流而下,走了一個多月的水路,到達太倉。

“這把年紀,工廠也不要我們了”“現在不能回家了,回家也沒房子,沒地方打漁”……地下室的老漁民們七嘴八舌,有人打趣稱,“我們是洪澤常駐太倉大使館”。

在港區集裝箱貨場旁,陳家友找到變了樣的瀏河口七丫港。很難想象眼前修建整齊的水堤下,曾經有三四十戶水上人家,串門的方式是從一個甲板跳到另一個甲板。

漁生難續:工業圍剿下,“末代”漁民何去何從?

2018年12月10日,江蘇省太倉市浮橋鎮,63歲的漁民謝春洪仍住在船上,打魚維生。他的船就停在造紙廠的大煙囪旁。

工廠的巨型煙囪下,63歲的謝春洪依然守著漁船,吃住在船艙。外地戶籍的他,認為政府的安置補償不合理,拒絕上岸,是周邊僅剩的八家“釘子戶”之一。每隔一兩周,夫妻倆分工“老婆開船,老公逮魚”,去上海浦東機場附近水域捕撈,賺點生活費。謝春洪不住地嘆氣,“小女兒結婚買城里40萬元首付的樓房,要補貼一點”。

上岸后,陳家友轉投互聯網行業,也干過直銷。岸上的家,雖然舒適,但他心里仍懷戀著大江大浪的生活,搖擺不定卻自由自在。

財新周刊顯影欄目版面

漁生難續:工業圍剿下,“末代”漁民何去何從?漁生難續:工業圍剿下,“末代”漁民何去何從?漁生難續:工業圍剿下,“末代”漁民何去何從?漁生難續:工業圍剿下,“末代”漁民何去何從?漁生難續:工業圍剿下,“末代”漁民何去何從?

圖/財新記者 梁瑩菲

文/財新記者 黃姝倫

重慶豐祥漁業

歡迎關注本站"重慶豐祥漁業"微信公眾號!將會定期向你推送本號信息!將為你精誠服務!

文章評論
發表評論:(匿名發表無需登錄,已登錄用戶可直接發表。) 登錄狀態: 未登錄,點擊登錄
地址:重慶市永川區衛星湖街道    電話:15123335478
版權所有:中國西南漁業網旗下---重慶永川豐祥漁業網 www.vqubsof0.icu
开心点心手机版